加入搜藏
设为首页
光荣网络
   
 
重庆老字号网——特别报道
文章排行
 本会组织会员赴斯里兰卡考察
 老字号,为重庆火锅节撑起一片天
 本会组织参加中国(福建)国际智慧商业大会
 本会组织会员参加石家庄老字号博览会
 重庆老字号协会承办敬老爱老公益活动
 重庆老字号协会会员代表大会隆重举行

 企业家网 >> 资讯中心 >> 异域重庆人
重庆人去沙漠
--



                                                           


  五年来,在重庆人米奇的生活中一直有件大事,也可以说一直要发生一件大事,准确地说,是在我们的老朋友米奇那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中居然有了一个光闪闪的目标让她时时惦记着:去看沙漠  

  五年后的2005年5月15日晚上十点多钟,在很多人喝酒、泡吧、泡妞、泡泡、QQ、看电视里没完没了一点也不幽默的情景喜剧的时候,米奇挥毫写下全文如下的日记:“今天,与木易斯基最后一次去看沙漠,未果。”  

  为了写下这一恢弘大气精炼生动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日记,米奇足足准备了三个小时。  
    
  在第一个小时里,米奇吃了点微不足道的小东西,用来营养大脑活跃思维。写字这种文化人的工作,没有脑子怎么可以?没有脑子硬装有脑子也不可以,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基于这样的认识,米奇吃了些茶瓜子,而后吃苞米花,而后吃雀巢巧克力威化饼,而后吃香蕉,而后吃樱桃,最后干脆吃了个酱猪蹄儿。  
    
  为了梳理思绪澄清脉络,米奇吃过小东西后又回到大床上小睡一会,事实证明这很必要,与血粘无关,谁都知道米奇的血不粘。在睡眠这个问题上米奇并不奢侈,只简单睡了一个小时,才做三个和考试有关的梦。梦中,米奇清一色是考生而不是考官,这让她醒后再次痛不欲生。  

  最后,米奇端坐电脑桌前,手托香腮,频眨睫毛,左思右想,让灵感盘旋再盘旋,前后酝酿了大约一个小时,这才敲响键盘,挥毫写下全文如下的日记:“今天,与木易斯基最后一次去看沙漠,未果。”  

  五年是个多么漫长的周期?在五年里始终坚持一件事情,虽然偶有变卦,或途中偶有拐弯,可心底的信念始终坚定不移,也就是说变了的卦又变了回来,拐走的弯又拐了回来,一直奔着沙漠的方向前进前进前进进,这是现阶段人类少有的惊人毅力!有了这样的毅力,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这一点相信大家都清楚。需要补充的是,在时有变卦和拐弯这一点上,米奇不跟自己计较大众意义上的忠诚问题,因为米奇知道大众是怎么回事,再说米奇对自己一向宽容。米奇要求自己别计较具体过程,最后看结果就是了。而结果就是米奇在五年里一直痴心不改地奔赴沙漠,直到最后一刻,未果。  

  这里不妨承认,五年里,去看沙漠一直是米奇及木易斯基及米奇所有亲近朋友的生活目标。大家见面,常有这样的对话:  
  沙漠,今天你看了没有?  
  去康平看沙漠,感觉好极了。  
  看了沙漠,他好我也好。  
  我去看,我选择。  
  新鲜沙漠新鲜人。  
  看沙漠,我能。  
    
  那米目所望米心所归的沙漠特指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境内的一块沙丘。五年前,米奇的朋友老t去过后回来和一万多个人狂吹,说在一望无边的田野里,有一块耀眼的金色沙滩,怪异而美丽,人在上面可以光脚打滚,因为没有海,所以周围没有鱼腥。老t吹得唾沫四溅,眼中有泪花闪动。  

  这情景让米奇着迷,日渐渴望亲身体验身居内陆的康平县那田野里的沙漠和海边的沙滩和新疆内蒙纯种沙漠的种种不同,于是开始了年年岁岁的扑奔,一直奔到2005年5月15日,未果。这期间米奇基本没动过脑子,因此忘记了老t是个逮什么吹什么的人,比如她刚刚花10元钱买双袜子,就会说那袜子如何如何养脚吸汗免臭益智建体长身高什么的,又比如她花一元钱买根黄瓜,就会说那黄瓜吃一根顶过去五根属于高钙黄瓜什么的。  

  反正有远大理想的人基本就是两种,一种是高智商,一种是弱智。有了这样的定义,谁都能理解五年里米奇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康平县看沙漠,去的次数,伸一双手绝对数不过来。  

  五年前那个初秋,米奇和木易斯基第一次去康平县,提前计划了好几天,当天早晨八点出发,沿途经过的田地都喜滋滋的袒露着丰收情怀,两个人时走时停时感怀。  
  在城里工人哗哗下岗的当口,米奇很替农民们骄傲,就和木易斯基一起计划将来在乡野买地盖房事宜,计划详细到房子里安装几个水龙头,猪圈里养几头育龄猪。两个人都激动得红头涨脸。  

  就在这时,两个人几乎同时看到远处山坡上一片大好风景,如画的那种,似乎有凉亭,还有绿树红瓦在山头。难道真有高人已经实现了米奇正在做的在乡野买地盖房的梦?难道已经有人实现了那些米奇远没计划周全的事情?清风掠过,周围树叶和庄稼叶一起摇曳,散淡悠闲,在一千座城市里你也看不到,米奇的意思是你看到了也不会有那样散淡悠闲的心情,远处山上的景致越发美丽诱人了。  

  此时米奇心里全无沙漠,敦促木易斯基拐弯另行。木易斯基说你有没有搞错?咱们今天不是去看沙漠么?米奇说求你了求你了,相信你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和感动还有欲望,谁让你是天底下最最善解人意最最通情达理的男人呢!米奇说这番话时眼神和语气都十分温柔,这种温柔十年也未见有过一次。木易斯基嘴上说你有病啊,心里却听不得好,只好拐上旁道,奔了远处有凉亭和绿树红瓦的山坡。行进中,两个人打赌猜测山上的人家养了几头育龄猪。  
    
  终于到达山脚下,却发现那里原来是个墓地。  

  一个非常漂亮的墓地,公园一样,树大林密,植被奇好,虽已初秋,仍有许多花儿殷殷开放着,一条条青石路面打扫得十分整洁,没有通常的阴森可怖,倒让人流连。在这座温暖的山上,初秋的阳光热辣辣的,米奇居然有点饿了,想吃点什么东西。这让米奇联想到爱情,并断定这个墓园在月光下也该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这么好的地方城里应该有一个才对,可以解决城里公园少因此处处人满为患的实际问题。米奇知道,许多人活着的时候未必住过这么好的地方。  

  逛完整个墓园,米奇基本饿得不行了,就近寻了个乡镇,寻了一处农贸市场,拐将进去,活现饕餮原形,啃了玉米棒,吃了烤地瓜,又进一家小店铺吃了薄饼卷韭菜炒土豆丝,肚子呈现蒙古包,困意渐浓,天色也晚,行程尚不过半,只好打道回府。  

  还有一次早晨八点出发,说好去康平县看沙漠,走不到一个小时,米奇突然接到一个朋友的短信,心思发生变异,决定不去沙漠,而去朝阳,就去了朝阳,在那里一呆两天。  

  还有一次早晨八点出发,说好去康平县看沙漠,兴奋得不得了,准备了一路的吃食和水,没想到一上沈阳大东区的望花立交桥,就看见了彰武字样,那是辽宁省的另外一个县。鬼使神差,车就奔了彰武方向。到了彰武,两个人都没有下车的意思,就继续走,一走走到内蒙境内的甘旗卡,涮了一顿原汁原味的内蒙火锅。  

  还有一次早晨八点出发,说好去康平县看沙漠,结果又去了内蒙古的甘旗卡,下了大青沟,在阴冷的水里漂流,裤子全湿了,差点没活活冻死。  

  还有一次早晨八点出发,说好去康平县看沙漠,结果中间拐向大城市铁岭,看了一场原汁原味的二人转,不间断地听台上演员说唱黄色笑话,笑岔了气。  

  还有一次早晨八点出发,说好去康平县看沙漠,在沈阳郊区新城子区的转盘道上,米奇突然看见一块蓝色路牌,蓝色路牌指向右方。转盘道是从沈阳去康平县看沙漠的必经之路,小小的,模样可怜,若在沈阳,一准被人叫做时代广场或者其他什么吓人广场。从转盘道向左绕就奔了法库县的方向,也是从沈阳去康平县看沙漠的必经之路。可是看见蓝色路牌后,米奇就浑然忘记了康平县忘记了沙漠,身不由己地拐向右则,完全听从蓝色路牌的引导。牌子上写着“梨花湖跑马场”。那天米奇开车,车上还有朋友数人,没人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所以没人反对。  

  在梨花湖跑马场,米奇结识了一匹名叫二青的蒙古母马,并用一天的时间知道了她苦命的身世和曾经有过的壮丽爱情。二青的丈夫被游客累死在跑马场附近的玉米地头,二青怀着的马宝宝被庸医坠了胎。马界的生命历程如此悲壮,让米奇唏嘘不已。米奇回家后愤笔写下《人群中那匹不肯堕落的马》,以纪念朋友二青,后来又特意带木易斯基去拜访了二青。二青对木易斯基说:你老婆是个乖女,你以后不要总欺负她呀。  

  每次,当米奇想起遥远的康平县的沙漠的时候,心里都不会为自己的多次变卦和拐弯而有些许不安。米奇这样对自己说:乖女!在你奔向目的地的途中,到处撒满故事,珍珠宝贝一般,怎能不一一拾起?  

  最后这一次去康平,也就是开头时说过的2005年5月15日这天去康平看沙漠,是去得最嚣张的一次,车速太快,木易斯基有意不让米奇看清路边各种景致和路牌。车速太快,惊动许多鸟儿乱飞,又撞死无数飞虫在挡风玻璃上。车跑得那么快,米奇心里没法有什么念头,那样的车速下也不可能产生什么高深思想,全部心思都在奔跑上,几乎有点不知方向地奔跑。两个人面部表情都很凝重,一心往前赶,几乎身不由己,米奇这样认为。路上两人基本没说什么话,少有的严肃,有必死的决心和勇气。沙漠之旅已是目标,不可动摇的目标,差不多是个标志,就像德克萨斯的巴黎,那是一定要去的。  

  路上,米奇看见不少长尾巴喜鹊,喜鹊在路旁低低地飞,很有旋律感,有时还三三两两在树头QQ着,羽毛都是黑白相间那种,明显能带来喜事,米奇因此认定这次能看见沙漠。这样说,主要是因为沿途景致该去的都去了,没什么可拐弯变卦的了。再不去沙漠,几乎没有一点借口。  

  说实话,米奇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去沙漠,尤其不知道自己去了要干什么。要是老t去过的地方米奇一定要去的话,要是那样的话,就太不现实,甚至有点猥琐。人家老t还去过俄罗斯呢,米奇分明没去过,一时半会也去不成。人家老t还缺心眼呢,米奇难道也要再缺?也没什么可缺的了,该缺的都缺到位了。  

  一次又一次的拐弯另行,让木易斯基几乎自杀身亡,他有限的承受力实在承受不了米奇的多变,发毒誓说不再去看沙漠了,拐不拐弯都不再去了。可他倒霉的理智又转身告诉他一定要陪米奇去寻沙漠,不然米奇有可能自杀身亡。米奇自杀身亡这事对木易斯基没有任何好处:没人做饭,他一准饿死;没人洗衣,他一准脏死;没人听他说话,他一准寂寞死。  

  木易斯基虽然最终陪同米奇去了康平县,可是之前还是禁不住对米奇狂吼一顿,好像米奇不是他老婆而与他有夺妻之恨一般。  

  没文化呀!寻找真理的事情花个十年八年的十分正常值得。  

  只是到最后连米奇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在追求真理,如果是,为什么总是心有旁骛呢?也可能追求真理的人谁也保不准中途变卦,也叫拐弯,拐对了的叫大智慧,好运飕飕来,拐错了的就是意志不坚定,错失良机,遗恨终生。  

  而生活中,变卦也叫拐弯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时有预见性,有时很突然,你都得原谅自己理解自己安慰自己,不停地原谅自己理解自己安慰自己。生活中的诱惑毕竟太难把握,你又不是神人圣人,难免处处失节处处劫,谁让你是个俗人,俗人就该有俗人的目光和欲望和选择。你不原谅自己,你还杀了自己不成?千万别装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哼!笑话!  

  木易斯基曾经声嘶力竭地断定米奇今生去不成康平,看不成沙漠。而2005年5月15日这一天,米奇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狠狠抽了木易斯基一个大耳光。  

  在康平县一个叫二牛的乡镇,穿过一个农贸市场,径直向北走,径直走下去,据说,就是传说中的沙漠了,当地人叫它金沙滩。从二牛的农贸市场向北走,柏油路只有五六百米,剩下的都是土路,车跑起来一路扬尘,像有无数战马在后面追赶,让米奇心头涌起一种具有历史味道的沧桑感和具有未来意义的孤独感。行进中米奇看到了三五坟头在左侧,走着走着,又看到三五坟头在右侧,沧桑感和孤独感普遍加重。除了大片昏黄的土地就是一地的坟头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地里不知道种着什么,个别地方露出少量青苗,大多地方还什么都没有。米奇和木易斯基行进在一望无边的沙土中,心情茫然了些,待到看见远处金色沙子的模样,车已经深深陷在了暄软的沙土里,动弹不得。  

  四周基本没有植被,也不见了喜鹊,只有风声从内蒙古那面吹来。  

  米奇有了被人推一下的感觉,急于矫正,急于回到原来位置,又像被人推到井里急于爬上去一样。又一阵,米奇有了一种自己失踪了的感觉,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因为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种感觉不让人愉快,米奇是说自己不是很愉快,有点不想停留,担心长留不归,那种感觉难以言说。  

  车子肯定是不能再往前走了,两个人又是推又是踢又是骂的费了九牛之力才把车子拔出沙潭,也只有沙子可以如此吞吃汽车。而眼前景象是那种大片昏黄的沙土携带一地零零散散分布着的坟头,又分明不是纯沙,也不是纯土,也许该叫沙地才对。米奇禁不住向前走了一小段,在一处凹地,看见三个农民兄弟在吃饭,人人都是左手拿玉米面饼子,右手没拿大葱,拿的是苹果,也很对称。  
  米奇问前面有沙漠么?  
  农民说有,前面就是金沙滩。  
  米奇问车能进去么?  
  农民说车原来能进去,这两年沙化严重,埋了路途,再也进不去了。  
  米奇说还有多远?  
  农民说挺老远呢。  
  米奇说我看前面金色一片,好像不远啊!  
  农民说望沙走死马。  
    
  有风吹来,旁边一个坟头上的白色灵幡飘摆着。  
  米奇认定那坟里埋的是自己,千百年后忽然一天来了一车两人闲来无事寻沙漠,打破沙田里原有的寂静,热闹了撂荒多时的坟墓,该是件高兴的事情。米奇决定鼓风弄景让自己坟头上的白色灵幡飘摆起来,以示欢迎。  

  所以不能小瞧这片平静而平凡的土地,保不准里面长埋着什么可爱的人物,保不准当年发生过什么可爱的故事。  

  天当然是晴朗的,热乎乎的,沙田里的布局、角度、色彩理该出现在谁的版画里,那种有棱有角的粗线条的黑白相间的影象只有在版画里才能看到。  

  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像模像样地追寻就这么划上了句号,一切都和最初想象的不一样,没在沙漠里光上脚,也没打成滚儿。  
  农民说,你们早来两年就可以把车开进沙漠了。  
  米奇说,我现在走进去行不行?  
  农民说,你的鞋子不对,走不了几步。  
  米奇说,唉!  
  农民说,也好!过两年你再来,你脚下的地方就不再是土里掺沙了,就什么也不能种了,也就全是金沙滩了,你根本就不用再往前走了。  

  一直想去看的沙漠终究没看成,中间的一次次变卦和拐弯却成就了观看另一番景色的好运。能说花园一样的墓地不值得看么?能说朝阳白去了么?能说铁岭的二人转不是大艺术么?香死人的玉米和地瓜以后吃过么?还有甘旗卡,那可是大玉儿的故乡!还有二青,那可是匹人群中不肯堕落的马呀!  

  也许再过个五七八年,沙漠越来越近,就不用再费挺大劲长途迢迢去康平县看沙漠了。到那时,早晨起来,推开窗户,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不掺土,又没有坟头,十分纯粹,想光脚便光脚,想打滚便打滚,爽呆死个人儿!  

           


   | 【打印】 | 【关闭 发布日期:2006年3月10日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天宫殿天龙路17号2-13-1室  联系人:张先生  电话:13320295360
重庆老字号网 主办

本站由重庆网站建设月均建站量三甲企业, 重庆网络公司 光荣网络提供网站建设技术支持